渗透测试|后记:菠菜站点的攻克之旅

a4fd5bf1783b8c5d1572c111cc098793

故事发生在上次事件(https://knightyun.github.io/2021/09/04/exploit-take-down-swindle-website)之后,算是作为一个收尾,但也算是另一个开始 (⌐■_■),顺便记录下相关操作;

前情提要

上回故事说到,骗子服务器的最高权限虽然已经拿到,但这也只是技术层面的掌控,想要立案,需要提供尽量多的人员相关信息,如手机、银行卡等,但这些目前都并未采集到(前面虽然提到了某次源码有个银行账户,但后面发现那只是个测试号,百度出来一堆在用的…),所以还需要通过一些额外的手段去获取有用的信息;

信息收集

宝塔后台

首先想到的就是之前一直留着没进去的宝塔面板后台,里面应该会有些登录信息之类,但并没有得到登录密码,但这也并没有太大影响,因为现在可以直接访问宝塔的数据库文件(panel/data/default.dbsqlite数据库文件),所以直接进去备份个账户然后设置个密码,防止把正常账户挤下去:

cmd-change-baota-password
cmd-baota-backup-user

清理下日志,然后就是愉快的登录进去 ㄟ( ▔, ▔ )ㄏ:

front-baota-home

首先看到的就是账户名,想是管理员的手机号,这里看不全,去设置里面瞅瞅:

front-baota-lookup-phone-elements

这里也是中间四位打了星号,从源码里也看不出,但这些也都是纸老虎,因为随后审查发现一处接口请求数据,返回信息里是完整的手机号,微信搜了下也有这个这么个账户:

wechat-baota-phone

但其真实性未知,多半只是个幌子,先记着吧;

新起点

在之后某个时间点准备继续收集信息的时候,发现其域名甚至IP都无法再访问了,后面几天试了也都不行,感觉可能是收割完一波然受卷款跑路了;自然,除了一些信息,之前获取的所有权限,都化作泡影了;也是在这之后,警察蜀黍竟主动联系了过来(没有喝茶,俺是良民 $_$),由于想着再碰碰运气看看,结果有趣的事再次发生了,访问之前那个IP展示出了这么个页面:

front-user-login

好吧得承认,那一瞬间确实差点信了这标题和图标,还浪费了三秒考虑渗透它的正当性,仔细想想也知道,真要是那家银行,怎么会把服务器放到有前科的IP身上,页面内容也说不过去,然后简单注册了个账号登录进去:

front-user-home-1
front-user-home-2
front-user-home-3

漏洞挖掘

端口服务

=_= 好吧,来都来了,就是个顺手的事;下面的分析也印证了上面的猜想,这也算是个IP反查域名 的小技巧,因为正常的工具比如 nslookup, dig 只能从域名到IP进行解析(某些有 ptr 的除外),但是遇到这种有使用 https 的站点,如果没有限制IP直接访问的话,能够正常进入页面,并且在浏览器左上角点击协议名还能查看所使用的证书,正常的证书的“颁发给”的值就是站点的域名,这里显然不是,应该是个临时或者测试证书:

front-https-cert

然后反过来对域名分析一波:

cmd-nslookup-domain

这里发现通过公共DNS解析出来的IP,和前面用的好像对不上号,细想下,应该就是使用了 CDN服务,这些IP对应的服务器都是提供服务的三方机构的,渗透没太大意义,并且也不容易,这里辛亏是直接通过源站IP进入的,不然要通过域名和CDN检索出源站还是另一项头疼的活儿;

那么有了域名就来扫一波子域名,获取潜在的关联站:

cmd-enum-subdomain

还真有不少,先记着备用,随后从前台页面的返回数据里分析,发现这是一台使用 php 的 Linux 服务器,和之前的 Windows IIS 服务器不同,看来应该是域名被释放或转卖了,那么就从新扫波端口吧:

nmap-normal-scan

还是发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,依旧先后台跑着密码先吧,按以往的经验,遇到精明的主也许有漏网之鱼,所以还需要贴心的整套全端口扫描服务:

nmap-all-port-scan

还确实有,看协议大概能猜到是什么服务,挨个试试,发现一个是 ssh 登录,一个宝塔后台:

cmd-ssh-login
front-bt-login

宝塔依然有登录次数校验,爆破无望,只能先搁一边;

后台目录

这次都还没来得及用上目录爆破,手打了几个就盲猜了出来后台路径,倒也省工夫勒:

front-admin-login-jump
front-admin-login

双赢?不存在的,只会是单方面的 ╮(╯_╰)╭,简单分析了会儿页面,这里就暂时不用祭出神器了,直接用 wfuzz 跑一波账户密码:

cmd-wfuzz-admin-login

先放后台跑着,去其他地方转转;一会儿后就看到了结果,哟西!进去瞅瞅:

front-admin-home
front-admin-products
front-admin-user-bank
front-admin-user-info
front-admin-user-charge

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然后也有一些预料中的有意思的东西:

front-admin-user-withdraw
front-admin-risk-control

提现那个就不说了,能否成功全看管理员心情,下面那个看不太明白也没关系,可能道理大家也都懂,反正就那么个意思,你的命运我掌控,你的风险我操纵 (¬‿¬);

Get webshell

后面花了点时间,分析了下页面找到一处可利用的漏洞,然后传个小玩意上去:

front-backdoor-phpinfo

搞定,又到了亮剑的时刻:

ant-file-site-root

往上遍历目录发现确实不简单,出现了之前的某些域名,难道是小站群,后面花了好一段时间才稍微搞懂他们的架构,多个二级域名指向当前IP,并拥有几个不同的CDN地址,然后某个二级域名又指向另一台服务器IP,当前IP的服务器呢又包含了另一个一级域名对应的二级域名,这几个站点又几乎在共享同一套代码,=_= 真够复杂的,难道是业务拓展导致的计划不周么,不过着也不重要,对应到服务器就行;

ant-file-more-sites

然后就是访问 /etc/passwd 文件查看用户,因为这个文件在 Linux 中是所有用户可访问:

ant-file-passwd

都是些默认账户,由于当前是 www 账户,所以是没有访问 /etc/shadow 文件的权限的,这个文件记录的是系统所有账户的密码的 hash 值,所以后面步骤就是提权了;

在浏览系统目录的时候,发现了 phpMyAdmin 的登录地址,难怪之前没扫出,应该是宝塔里配置过,生成随机的复杂路径来校验访问入口:

ant-file-pma-path
front-pma-login

账户和密码就简单了,可通过某些手段获取,只是可惜对方并不是配置的 root 账户,而是一个子账户,用站点命名,应该是服务器有多站点的缘故,权限也不高,先登录进去看下:

front-pma-home

内部包含的是站点前后台的一些数据,先找下有用的信息:

front-pma-databases
front-pma-admin-pass-hash

有个表存的管理员的信息,额这个表名(bulamao)……难道又要开始考验我对博大的中国文化熟悉程度了吗,我认输了,有知道的小伙伴可以评论下;表里面有串密码的哈希值,先拿去查一下碰碰运气:

front-pma-admin-pass-text

居然还真有,小本本记下(后面确实为进入其他站点提供了依据);

小插曲

浏览目录的时候也发现了一些精致的小玩意:

ant-file-backdoors
ant-code-backdoor-abcd-passwd
front-backdoor-abcd-login
front-backdoor-abcd-home
front-backdoor-adminer
front-backdoor-file-manage

地方不大,还挺热闹,对面都是大佬惹不起,似乎还有好几拨人,让它们安静的躺着,相爱相杀吧,俺啥都没看见 (x_x);

disable_functions 绕过

本来是准备打开虚拟终端愉快的研究如何提权的,结果开幕雷击:

ant-shell-error

不用说,多半一些系统执行函数被禁用了,就是 php 配置项中的 disable_functions 值,用于限制能在 php 脚本中执行系统命令的一些函数,当然也存在一些漏洞导致的绕过方法,途径不少,节约时间,就不挨个手工测试了,直接用现有的集成插件:

ant-plugin-disable-functions-menu
ant-plugin-disable-fun-1

看到 putenv 被禁用心就凉了半截,光这就能劝退大部分绕过方式了,不过还是得试试,因为还剩一个方法可用(php-fpm),通过查看系统配置文件发现,fpm 模块使用的 socket 通信方式,配置一下然后启动:

ant-plugin-disable-fun-2
ant-plugin-disable-fun-3
ant-plugin-disable-fun-start

最后提示都是成功,检查其生成的动态链接库文件也是成功上传的,但终端始终无法开启,一直提示返回数据为空,起始以为是插件用的某个函数也被 php 给禁用了导致返回为空,也找到不其他可利用的漏洞,为此还卡了大半周的时间,后来准备查查资料,手动把利用方法实现一遍;

其实该方法的原理大致就是:php 是一门动态语言,但 nginx 是无法处理这些的,所以中间还有个 fastcgi 协议在牵线搭桥,可类比 HTTP 协议,nginx 将接受到的客户端请求转换成 fastcgi 协议格式的数据,而 php 模块中的 php-fpm 就是用来处理这些 fastcgi 协议数据的,然后再传给 php 解释器去处理,完成后结果数据又以之前同样的路径返回到浏览器客户端;所以一般在 Linux 服务器上启动 php 程序,都会启动一个叫 php-fpm 的服务,一般会监听本机的 9000 端口,或者套接字文件,nginx 的配置文件 fastcgi 访问地址也配成这个端口或文件,这些都是为了完成上述通信过程;

这里面可利用的点就是,绕过通往 nginx 的请求,直接与 php-fpm 服务沟通,理想情况就是由于配置失误导致 9000 监听在了外网接口而不是本机接口,当然这种情况也是极少数,但这也并不意味着监听本机就无法利用了,在 php 程序文件可写的前提下,可以在程序中通过 curl 接口向服务器本机 9000 端口发起请求(或 stream_socket_client 发起套接字文件通信请求),并且是模仿 fastcgi 客户端发送对应格式的数据,这样就能实现绕过 nginx 直接与 php-fpm 沟通;这种操作还有另一种说法,叫 SSRFServer-Side Request Forgery),即服务端请求伪造,通过服务器去实现访问客户端正常不能访问到的内网资源;当然还有一个和他名字很像的手段: CSRFCross-Site Request Forgery,跨站请求伪造),只不过这个是盗用其他客户端的登录凭证;

可能这里还有个问题,这样绕了一圈去建立通信,最后不是还是会通过 php-fpm 吗,这样配置的函数限制依然存在,其实不然,直接和 php-fpm 沟通的话,它是支持修改php 配置的,就是 fastcgi 协议中的 PHP_VALUE, PHP_ADMIN_VALUE 这两个参数,比如可以设置这两个配置:

"PHP_VALUE": "auto_prepend_file = php://input"
"PHP_ADMIN_VALUE": "allow_url_include = On"

这会导致执行 php 程序之前包含 HTTPPOST 的数据,实现任意代码执行的目的,但即使这样也还是不行,因为这里的任意代码执行依然逃不开 php 配置文件的控制,所以就还需要更进一层,可以利用 extension 这个环境变量,设置执行脚本是要引入的动态链接库文件(Linux 下是 .so,Windows 下是 .dll):

"PHP_VALUE": "extension = /xxx/xxx.so"

这就需要有任意文件上传权限,不过都开始研究限制绕过了,这点权限是肯定有的,然后就是编译构造自己的 .so 文件,并向其中添加要执行的系统命令,这样链接库文件在被引入的时候就会执行预定的命令,同时也不受 php 配置文件的限制;这个sao操作也是在研究那个插件代码时发现的 (¬‿¬),同时也通过抓包找到了之前一直返回空数据的原因:

fiddler-ant-fpm-request

原来插件一直在站点根目录读取配置的后门程序,之前为了掩人耳目是塞到了一个隐蔽的深层目录,所以一直获取不到数据返回空,也算是自己的配置失误,就是这里需要配置为后门程序所在目录:

ant-plugin-disable-fun-4

远程指令执行

目前虽然可以通过插件绕过 disable_functions 并正常使用虚拟终端,但后续并不打算这么做,插件的机理其实就是通过包含 .so 时执行里面插入的指令,查看生成的 .so文件可以看到插入了这样一条命令:

cmd-hexedit-ant-so

其实就是利用远程指令执行运行了另一个 php 服务,自定义了端口,并且 -n 参数是不使用 php 配置文件的意思,这样就实现了绕过 disable_functions,方便让其他程序畅通无阻的运行虚拟终端,手段确实有趣,不过这里就大可不必了,都能执行命令了还要虚拟终端干啥,另外经过测试也发现这样连接有一定时效性,大概一分钟左右就会断开连接,原因未知,所以为了后续更愉快的玩耍,直接上 msf payload,生成 elf-so 格式的文件后上传站点,然后把自定义的 fastcgi 客户端(https://gist.github.com/phith0n/9615e2420f31048f7e30f3937356cf75)参数改下,让包含的 .so 文件为我们的 payload 文件以使其运行:

cmd-edit-fpm-py

运行后就会得到构造后的 fastcgi 协议数据(TCP数据流),让服务器 php 发送它就好,所以还需要服务端写个 php 程序来配合发送,这是使用使用套接字文件通信时的文件内容:

<?php
ini_set("display_errors", "On");
error_reporting(E_ALL);

$fp = stream_socket_client("unix:///tmp/php-cgi-56.sock", $errno, $errstr, 30);
$url = $_GET['url'];

if (!$fp) {
    echo "Errno: " . "$errstr ($errno)<br />\n";
} else {
    try {
        fwrite($fp, base64_decode($url));
        var_dump(fread($fp, 8192));
    } catch (Exception $e) {
        print_r($e);
    }
    fclose($fp);
}

如果是监听本地 9000 端口,可以使用 fsockopen 协议来发送 fastcgi 协议数据,具体就是:

<?php
ini_set("display_errors", "On");
error_reporting(E_ALL);

$fp = fsockopen("127.0.0.1", 9000, $errno, $errstr, 30);
$url = $_GET['url'];

if (!$fp) {
    echo "Error: $errstr ($errno)<br />\n";
} else {
	try {
	    fwrite($fp, base64_decode($_GET['url']));
		var_dump(fread($fp, 8192));
	} catch (Exception $e) {
		print_r($e);
	}
    fclose($fp);
}

然后打开 msfconsole 开启反向连接监听:

msf-listen-reverse-tcp

然后本地用浏览器访问一下服务器中的发送 fastcgi 的 php 程序,并凭借上要发送的数据:

front-msf-reverse-link

正常情况页面会持续加载中,然后 msf 这边就会收到连接请求并进入 meterpreter shell,然后看一下系统信息,nice,直接进入 shell 进行下一步操作:

msf-meter-sysinfo

因为之前说这里的 php 建立的连接只有不到一分钟时间,.so 文件执行的指令也不例外,所以这里就到了争分夺秒考验手速的时刻了,先断开连接待会重来,然后这次需要准备第二个 payload 传到同目录下,为了节省时间可以在第一次连接前以后台任务运行(run -jmeterpreter 反向监听,这样就不会浪费时间再去切换 module 和设置 payload 再运行了:

msf-run-meter-job

在网页请求后建立第一个 payload 连接,然后迅速进入 shell 执行一个 nohup 后台任务来运行刚才上传的第二个 payload

msf-link-payload-2

不出意外第二个 payload 的监听任务就会建立连接,并且是持续的长连接,第一个连接关掉也无所谓,后面就能愉快地进行其他操作了 (ง •_•)ง

Linux 提权(Privilege Escalation)

前面虽然已花了不少时间,但还没到达最关键的一步,现在才是重头戏,并且也不会太轻松,毕竟这是 Linux 系统,不同于 windows,版本和补丁数量不是特别高的话,提权漏洞一抓一把(这方面也稍微印证了 Linux 系统较于 Windows 更安全),少归少,不至于没有,只能逐个尝试;

Sudo Baron Samedit(cve-2021-3156)

记得今年(2021)年初正好报了一个 Linux sudo 程序的提权漏洞,正好试下:

msf-shell-check-baron-samedit

感觉有戏,下个 exp 上传手动跑下试试:

msf-shell-exploit-baron-samedit

最后似乎不行,再用 msf exploit 试试:

msf-run-baron-samedit

等了十几分钟,最后依然失败,这条路应该是行不通了;

Local Exploit Suggester

这里使用一下这款本地提权建议工具,它会自动获取相关系统信息并提供一些可利用的漏洞建议:

msf-local-exploit-suggester

可以看到列举出了不少存在可能性的 exp,再去挨个尝试下,结果,也全部无效,心又凉了小半截;

Suid 提权

简单说 suid 是一种权限,它运行具有该权限的文件执行时,能以该文件所有者的权限执行,例如具有所有用户读写执行的文件权限是 rwxrwxrwx,那么它再具有 suid 权限就会是 rwsrwxrwx (第三位是 s),权限码就是 4777,这里可利用的地方就是,假如某个文件所有者是 root 账户,并且其他用户可执行,那么其他用户在执行时,就间接有了 root 权限;

例如利用 find 提权执行 whoami 就是:

find some-file -exec whoami

可以先查找一下全系统就有该权限特征的文件:

find / -user root -perm -4000 -type f 2>/dev/null
msf-shell-find-suid

虽然有不少但是没有找到可利用的,常见的可利用程序和利用参数大致有(执行高权限的文件或查看高权限文件内容):

find
cp
nmap
vim
vi
bash
more
less
nano
zip
tar
mv
man
chmod
ash
awk
python
perl
tcpdump
date
time
cpulimit

crontab 任务

利用定时任务(cron)漏洞也是一种思路,假如存在会被定时执行的脚本文件,并且该文件又可写,就可以让其到达时间后执行任意命令;不过检查了一遍,都没有找到可利用的文件;

ant-file-cron-jobs

宝塔 CSRF

在一度没辙的时候,把方向转向了之前备份下载的站点源码,分析的时候发现有个日志输出目录,看着输出日志信息都比较详细,就尝试着全局搜一下请求数据之类的,看有没有账户密码或 cookies 数据,结果就找到了几处宝塔相关的登录凭证:

code-runtime-log-bt-token

但这些凭证的时间都很靠前,应该都失效了,而且在用自己的宝塔服务测试时发现,出了会话 cookie 时效为 2 小时外,软件似乎也对 csrf 这类漏洞做了限制,比如某个账户在一台电脑登录后,直接拿到浏览器存储的 cookie 信息然后放到另一台电脑中去伪造访问,不仅伪造的机子无法登录,原登录的机子也会自动退出登录;不过在分析时发现了另外一处 cookie 信息,里面似乎包含了宝塔面板的一些信息:

code-bt-cookies

拿去解码分析下,发现有个隐藏四位的手机号,应该是面板的登录账户名,先留着也许后面有用:

front-urldecode-bt-info

mysql 提权

目前来看这条路希望不大,前面提到不同站点使用不同的 mysql 子账户,且分配的权限较低,连 dumpfile 这样的指令也执行不了,更不用说 UDF 这类提权操作了,也对 root 账户进行过密码爆破,都没有收获;想起之前不是拿到一个宝塔的手机号嘛,说不准会用手机作为账户密码,虽然隐藏四位,但无关紧要,总共才一万种可能,直接拿 crunch 生成一个字典然后拿去 hydra 跑一下 root 密码:

cmd-hydra-pma-phone

虽然跑完也没花多少时间,但结果证明一个也不是,猜想失败;

Dirty Cow

后续没更多思路时,查了会资料,准备再试下经典的 Dirty Cow 提权漏洞:

msf-priv-dirty-cow

然后尴尬的事就发生了,执行了一段时间 exp 后,服务器就突然报错断开了,然后 IP 就一直超时再也连不上了,这个 Kernel panic ,也就是 Linux 系统的致命错误,如果没记错的话无限近似于 Windows 系统中断或蓝屏(难道不经意间让 exp 升级为 DOS 了……),当然也可能是运气不好对方又关站跑路了,那么就先这样吧,指不定后面谁又接盘了 (T_T);

C段嗅探

鉴于这次攻克过于棘手,所以过程中曾对机器的所在网段进行过扫描,然后不小心拿下一台业务类似的,和这次的目标在同一网关管辖下,所以先后台嗅探着数据吧,后面有时间再看看收获;

msf-shell-c-sniff

总结

惯例的总结时间,这个就没说啥的了,如果是诈骗是被动诱捕,那么这个就是主动投敌了,不要过分相信别人私下写的代码再呈现给你看的东西,即使它看起来是那样的真实,你所看到的只不过是对方想让你看到的罢了,对方既是规则的执行者也是制定者以及违背者。2022010403480188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安强科技社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community.anqiangkj.com/archives/2584

(1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
上一篇 2022年1月5日 下午12:09
下一篇 2022年1月6日 上午10:10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